Group Details

Babel Fish

Member List

  • TPV

    叽咕叽咕o( ̄▽ ̄)ブ

    posted in 马文の二极管 read more
  • TPV

    猜猜敏感关键词是哪个?

    posted in 马文の二极管 read more
  • TPV

    行吧,政治立场(以及其他有的没的)就像是底裤,有教养的人是不会随便把自己身上穿着的那条露给满大街的人看。
    我甚至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有这种(非黑即白的)政治立场。在我看来有鲜明政治立场的人看上去都很傻,有坚定政治立场的人听不见其他的声音。
    我就这么总结一下2020年4月4日的自己,以期日后可以看看自己有没有变化吧。
    2020年4月4日的自己,经历了6个月的香港暴乱和3个月的举国抗疫(以及举国嘲外?),头三个月是天天被摧毁三观的,后面逐渐淡然麻木了。(如果这场抗疫在世界范围内还要再延续3个月的话我几乎有理由相信这是同一部电视剧的第一季和第二季了,不敢说上下集因为天知道后面还有什么幺蛾子?)
    以上是背景。
    首先,我不”爱国“,但我现在看到恨国党不想扇一巴掌就想拔腿就跑。国在我世界观里面是个挺不重要的概念,与之相比语言、民族、文化更有存在感。星际迷航看多了,总觉得地球上的国界总有一天会消失,我以为地球共同体会走上类似欧洲共同体的道路,没想到欧洲现在搞成这样,不能不说很是失望。
    我承认一个人爱自己的homeland是一种再自然不过的情感,自然到不需要承担任何道德义务。至于“爱”,I'd rather put it in another context, por ejemple, 我要吹爆广州这个城市,但不是以广州和深圳或者上海对比这种方式。而是我走在广州的街头,看着春天如期而至的落叶,就有一种很安心的感觉。跟路人交谈发现对方有过于明显的本土特征,而产生的归属感。这种感情,体会到的那一刻会让人内心触动,但又不值得到处说给别人听,也不会产生排外情绪(甚至欢迎外省人来我家安家作客),更不会道德绑架另一个人:“你不爱国不是人。”
    我对自己是广东人or广府人(我大粤文化圈区别于省级行政区划里面的客家人和潮汕人)的认同感,要比中国人的认同感强。并且一向如此。(甚至导致了我对香港人产生错误的认同感;但是现在这个模模糊糊的认同感已经彻底把香港人排除了。香港人=英国狗,我算是看清楚了。)
    我讨厌香港人,我还歧视香港人,除非这个香港人是我老板而且做好了一个老板的本职工作。这纯粹因为去年的创伤,没有任何理性成分。等我从创伤中恢复,可能会抹消掉这种想法也说不定。
    说起香港,稍微缓过来一点之后,我会喜欢这座城市,我承认这座城市制度优越,香港的问题只是香港人的问题。当然,非要深究的话,香港人不就是特定制度特定经济政治环境下的必然产物么?
    但是话说回来,最根本的问题,我认为我自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正如组成每一个文化圈的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没有人需要为另一个人的行为打包票。比如广东人(据说)爱吃野生动物(即便是吃福建人),我不觉得自己要对此负任何道德责任,因为我不吃。比如说钟南山受人尊敬(孙中山同理),我不觉得需要因为他是广东人(据说还是校友)而感到任何意义上的自豪。同理,我也不会因为中华民族在历史上创造过的文学思想经济政治科技成就感到任何意义的自豪,因为这些他妈的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
    我只是自己过去的延申。对于(职责范围以外)我没做过的事情,我不应该得到褒奖或者责骂。对于职责范围以内的事情,如果大多数人都做好了本分,至少这个国家(/制度/民族)是前进的,也就没有什么好抱怨的了。(目前我们还会抱怨是因为大多数人都觉得是别人没有做好本分而且事不关己。)
    我是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这不是很正常的吗?草履虫都知道趋利避害,难道我一个人类连草履虫都不如吗?
    我崇洋媚外,几乎只读外国小说(英美,欧洲,日本,拉美),看外国电影电视剧(美国,欧洲,英联邦),中国文学影视被审查阉割什么的我才不管哩,本来就不看。我崇尚欧洲古典主义哲学,我读欧洲历史,圣经,宗教画。但是我在汉文化圈长大,骨子里确实是中国人,看待世界的眼光有中华文化印记,有时候会对自己定位错位。长大之后我才得以慢慢把自己性格和思想中的不同方面剥离看待。
    对于Censorship,我持有比较中立悲观的看法。短期内墙和剪刀是不可能撤的,什么时候能撤呢,不是等到革命成功的那天,而是等到四个自信的那天。天下无论哪国总是傻Ⅹ多,放开网络审查什么后果大家去年都看到了。至于文化审查,我个人没什么看法(毕竟不看,也没有发言权),借用友邻的一句话(原文不记得,大意是):“审查不会让汉语完球,当代写不出伟大的作品才会让汉语完球。”有人反驳:审查制度会将多元化扼杀在襁褓之中,使伟大的作品没有滋生的土壤。先不说现阶段到底有没有所谓的“伟大的作品”,这个事情还挺主观,不同教育水平的人会有不同的看法。(《三体》首先不是什么伟大的文学作品,如果有人说当代中国最伟大的文学作品是三体,那这人大概不是针对谁,只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不说文学说影视,放开了给你随便拍,就真的能拍出来伟大的作品吗?资本总是市场之所趋。国内剧要是都拍成《黑镜》那样的,能有观众?真想看《黑镜》就去看英国的《黑镜》也不是不行啊。质量观众哪里来?纵观古希腊城邦繁盛、航海时代贸易与文艺复兴、欧美战后baby boom、日本经济起飞,人有钱就会闲,酒足饭饱就会产生文化消费,直到娱乐至死,仍然空虚,才会探求生命意义。我想我们目前仍然在娱乐的起步阶段,而且由于科技进步,抖音快手可能可以消耗掉相当长一段时间till the inevitable quest for ultimate meanings of life.
    我相信马克思主义社会进化论,我相信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我甚至有点相信印度教/佛教原教旨主义。我一直想试图相信基督教义but我始终相信达尔文主义和宇宙大爆炸。我的教育背景涵盖一点点基础心理学、管理学、经济学,这些无用的小知识大概form the foundation of my views.
    说到Censorship就要提AO3,李文亮和吹鸡人三场大型网络行为艺术了吧。AO3此事不了解,非要提的话,粉圈的存在和奇葩行为我也是听的二手资料,XZ其人不粉不黑,按下不表。李文亮此事,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让我无法相信大家只是纯粹的自发悼念而没有参考或借鉴消费周梓乐的嫌疑。吹鸡人其实也就是一篇普通的公众号文,大家不过借题发挥一下,无害的狂欢,认真就输了。总体来说,Censorship我当然是不爱的,但是承认它存在以及必要和探讨如何减少negative impact明明是可以同时进行。我对无政府主义比较冷感,也do not believe it would take us anywhere。
    我对科技的前景也是比较冷淡,二战后美苏星球大战,科幻小说家都在幻想21世界殖民外星了,而21世纪的我们解放的生产力却被电子产品支配,每天浪费大量时间在无用的信息和无用的共情上。真的不喜欢网络审查可以少上网,多读书,多赚钱,多花点心思养小孩,培养健全的三观(或者带小孩子逛我的败坏青少年三观专用书店)。我不能假装不知道出版审查和影视审查,但是值得一看的书和电影那么多(八十年代大量盗版盗译),没必要死磕禁书和删减片段吧。
    四个自信一个implication,他国内政不了解就别逼逼。看了几个公众号就自以为了解国外情况,跟废青看了几篇苹果日报就掌握中国内政是一样的傻逼。(话说回来,刚才不是说了么无论哪里世上总是傻逼多。)
    我对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共情甚至高于我对湖北/武汉的共情。
    我不觉得中国抗疫vs外国抗疫能体现中国制度的优越性。即使外国(namely欧美先进发达国家)这次团灭了,只要人家逻辑自洽就行,就像古埃及团灭了我也不觉得人家制度和文化就有多落后。中国抗疫这次做的事情,单看结果似乎是好的,但是过程不堪入目,深深体会到制度不成熟,缺乏一个完善的protocol。(当然,面对一个前所未有的危机,不能指望什么成熟的制度能够完美应对。)
    我自认崇洋媚外,却被逼成五毛。而且是自干五。(or worse,我属于不爱国的那种自干五。)
    我自认女权主义,却在豆瓣惊喜大发现自己其实是父权代表。
    我认为没有必要抓住一切机会煽动两性对立。Before I'm a woman, I'm firstly a human. 人类与人类的共性难道不比两性之间的不同特性多?
    所以综上。微博不能刷,豆瓣不能刷,多读书,少上网,闷声发大财,氪金刷淘宝,磕螺蛳粉才是王道。

    posted in 马文の二极管 read more
  • TPV

    @杜松子酒和柠檬 今天洗头掉了很多头发,难道这就是熬夜赶工的报应么

    posted in Magrathea read more
  • TPV

    。。。。。。烧

    posted in 留言板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