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Saving
  • 杜松子酒和柠檬

    智慧生命的第一大难题是

    我们去哪里吃午餐?

    而第二大难题则是

    你到底爱不爱我?

    posted in 远古地球上的第二个年头 read more
  • 杜松子酒和柠檬

    人类制作出的很多事物都是工程学的奇迹,可是很难把这样了不起的事物和人类自身联系起来。

    登月是奇迹吗?是的。
    核武器是奇迹吗?是的。
    引力波天文台是奇迹吗?是的。
    电子芯片和电子计算机是奇迹吗?是的。

    那那个用笨拙的手指在奇迹构成的电子计算机敲打,可却只能做出一个拙劣网页的人,它自己是奇迹吗?我想了想还是算了吧。

    猴子被送上太空就伟大了吗?

    博物馆里展出旧时所用的石器青铜之类,标榜其工艺精美与智慧,但潜在的假设却是那个时代的人依然是类猿人。可未来哪一天人们会在博物馆展出我们这个时代的物品,说我们的祖先虽然和猿人生理结构没有太多差别,却拥有足够的智慧创造奇迹。

    可在当世生活时,怎么这么难感受到人类的“智慧”。

    posted in 远古地球上的第二个年头 read more
  • 杜松子酒和柠檬

    吵架好的地方在于能够和好对吧?帽子先生。

    posted in 远古地球上的第二个年头 read more
  • 杜松子酒和柠檬

    把至今为止看到的东西
    全部忘掉吧
    把至今为止看到的东西
    重新改写吧
    把这个被黑与白掩埋的世界
    全部破坏掉吧
    在这黑与白交织混合的世界里
    没有可以确定的事物
    摇曳的世界打开了
    隔着镜子凝视自己
    虽然还是有点害羞
    「初次见面」
    伸出手来再次制造伤害
    差点抓住的东西从手中穿透
    即使是不尽人意的日子里
    一定也会有新鲜的事物
    不需要透明的东西
    狠下心来敲打下去
    只要你能体会到破裂的玻璃
    其实也很美就好了
    还是不要知道
    你的心意才比较好
    因为你还没有
    理解我的心意呢
    身后一个人都没有
    反正我才刚刚起跑而已
    即使追不上遥遥领先的人
    也没有关系
    只有让自己变得无法理解
    才能找到可以理解的世界
    希望自己可以成为
    能把馅饼留下最后一块的人
    没有什么规定说
    眼前的铁丝网是不可以跨越的
    请你像软绵绵的棉花糖一样
    温柔地接住我吧
    比如雨中的阳光
    比如橙色的地平线
    停在原地观赏风景也没什么不好
    只要一点一滴一步接一步
    前行就好了
    伸出手来再次制造伤害
    差点抓住的东西从手中穿透
    即使是不尽人意的日子里
    一定也会有新鲜的事物
    不需要透明的东西
    狠下心来敲打下去
    只要你能体会到破裂的玻璃
    其实也很美就好了

    posted in 远古地球上的第二个年头 read more
  • 杜松子酒和柠檬

    那么,就把心,闭上吧
    就是有意识也无法改变过去
    与其感情和意识被现实无情的打击
    不如把自身意识封闭起来
    就算没有感情停止了思考被当成疯子也好
    闭上自己的心就感觉不到任何的痛苦了
    无意识就是自身的避难所啊,有意识更会被伤害的更惨
    有谁决定了一定要思考呢?
    这么麻烦不如就不要思考了吧?
    这是有勇气的撤退!
    什么都不要思考!
    把心封闭起来吧!
    把自身内心封闭起来还能让你看到更美好的世界
    是啊!这个世界就是这样!
    什么都没有也很美丽!


    (恋恋真可爱)

    posted in 远古地球上的第二个年头 read more
  • 杜松子酒和柠檬

    心碎了可以一片片捡起来然后再粘好!

    posted in 远古地球上的第二个年头 read more
  • 杜松子酒和柠檬

    世界上不能没有红茶和小饼干,也不能没有米饭和小羊排。

    posted in 远古地球上的第二个年头 read more
  • 杜松子酒和柠檬

    这点喜悦是从苍白无助长久的哀伤中挤出来的

    posted in 远古地球上的第二个年头 read more
  • 杜松子酒和柠檬

    “爱情思恋着去爱慕爱情。护士爱新来的药剂师。甲十四号警察爱玛丽•凯里。格蒂•麦克道维尔爱那个有辆自行车的男孩子。摩•布爱一位金发绅士。礼记汉爱吻茶蒲州。大象江勃爱大象艾丽斯。耳朵上装了号筒的弗斯科伊尔老先生爱长了一双斗鸡眼的弗斯科伊尔老太太。身穿棕色胶布雨衣的人爱一位已故的夫人。国王陛下爱女王陛下。诺曼•W•塔珀太太爱泰勒军官。你爱某人,而这个人又爱另一个人。每个人都爱某一个人,但是天主爱所有的人。”

    posted in 远古地球上的第二个年头 read more